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 2021年
 
【科技日報】金大鵬:不能讓工程在自己手裏耽擱了
2021-06-03|文章来源:本报记者 龙跃梅 通讯员 张 玮 |【
 
    

中國散裂中子源供圖

  親曆者說

  2009年的时候,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研究部副主任金大鹏开始参与到了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的研究工作,当时主要的工作场地是在北京。

  2014年3月,他來到了中國散裂中子源所在地——東莞大朗鎮。他記得,當時雨下得比較多,工地上蚊蟲比較多,“不知道是蚊子,還是蟲子,反正一咬就是一個包”。

  這些困難,金大鵬並沒有放在心上。作爲當時工程的系統負責人,他一心撲在工程上,不能讓工程建設在自己手裏耽擱了。

  當時,擺在他面前的是,階段性的人力不足。

  “在建設過程當中,任務上來特別急,這時候人手不足,壓力就比較大。”金大鵬說,招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問題,但人招來了,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後面就面臨一個巨大的問題——這些人將來怎麽發展?

  思來想去,當時就沒招人。金大鵬跟團隊說,團隊現在處于一個比較困難的時期,他也知道每個人手上的任務都很重,但這個時候如果招人了,將來大家的發展空間都會受限制。

  “當時,團隊每個人手裏至少要幹兩三件事,都不是打雜的事,都是重要的事。”金大鵬說,他們選擇以時間換空間,加班就成了常態。

  金大鵬也身先士卒,一直與團隊在一起,沖在前面,如系統中的快保護系統,它的原型機是金大鵬設計出來的,然後交給團隊的人。

  在設備的調試過程中,也遇到不少問題。

  在快循環同步加速器部署的時候,因爲准直器電機驅動線比較長,上下之間的距離有100米左右(一般來說30米就算長),這樣就出現信號傳遞不正常的問題。

  團隊人員來找金大鵬討論。“也沒什麽好辦法,光拍腦袋也拍不出來,只能對照英文手冊一點點看。”金大鵬說。

  “看了原理之後,我就在上面驅動器這一端加了一個中繼器,那邊一變化,這邊跟著變,這樣就是一個快速的響應,問題就解決了。”金大鵬說。

  金大鵬還記得驗收那天,他坐在現場,非常激動。“我從參加工程到完成驗收,總共是9年多。很多老師參加這個工程有10多年,有的將近20年,個中酸甜苦辣,非常不容易。”金大鵬說。

  作爲中國散裂中子源的參與者、推動者,他認爲要實現科技自立自強,就要瞄准方向,打好基礎,一點一點去做,需要集中精力聯合攻關的時候,就聯合攻關,不需要的時候,就把自己的事踏踏實實做好,提高自己的能力,爲未來提供更好的支撐。

(源自科技日报2021年6月3日第5版 原地址: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1-06/03/content_469039.htm?div=-1)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02790號-1    文保網安備案號:110402500050
地址:北京市918信箱    郵編:100049    電話:86-10-88235008    Email:ihep@ihep.ac.cn